一个黑客的“心灵史”和它引发的安全难题
2007-03-22 07:21:3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汪小意)   评论:0

  有很多人觉得奇怪,憨态可掬的熊猫,如何成为破坏者的标志?这里面,有黑客们恶作剧传统影响的成分,也不能不探微李俊心智中的天真之处。

1 为什么是熊猫

有个笑话说,一个电脑狂人在路边捡回一只会说话的青蛙,青蛙说,如果你吻我一下,我就能变成一个美丽的姑娘,陪在你身边。狂人说,对我而言,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美丽的姑娘一起打发,还是拥有一只会说话的青蛙比较酷。

对于李俊而言,这个笑话,恰是他生活的写照。他喜欢动物。他正是用这个理由解释,为何选择熊猫图案来作为他病毒所到之处留下的印记。

在生活中,李俊喜欢狗。他属狗,喜欢狗也是一种情感归依。据说李俊先后养过10只狗,有钱后他买过高价的牧羊犬、可卡犬。被抓后,他心爱的可卡犬“皮皮”由他弟弟带回阳逻的家中。网上有人还据此推论说,如此喜欢动物的人,坏不到哪里去。

有很多人觉得奇怪,憨态可掬的熊猫,如何成为破坏者的标志?这里面,有黑客们恶作剧传统影响的成分,也不能不探微李俊心智中的天真之处。这种天真心智源于现代生活压力、卡通化的娱乐供给和技术飞速进步等多种原因,是一代人的通病。几乎无法找出一种真正典型的能代表大多数人的理想生活方式来代表这个时代,相应地也没有属于这个时代的生活理想。从小城镇走出来,李俊根本无法触摸到在大城市生活的精粹,既然无法触摸,也就无从学习。只有互联网,在继书本之后,深刻地影响和改变了他。他的世界逐步龟缩为一个网虫和黑客的地盘,或者说,他站到了一个可以和传统世界对立的地方。他的世界如此之小,只在一台电脑之内,他的世界又如此之大,足以让他能够手舞足蹈。在互联网空间中,他为自己谋得了强大的控制力,这种控制力远胜于他在现实世界所能拥有的。他就像一条活跃于自来水管中的蛇,一只粮仓中的老鼠,如果不被特别注意,他甚至感觉到自己能为所欲为。

破坏并不是李俊的目的,赚钱也不是李俊全部的追求。在那个相对传统的家庭里面,李俊有一个就读于音乐学院的弟弟,他自己,还没有自甘堕落到不可救药的地步,甚至,还有一种依附于主流和现实社会的奢望,始终纠缠着他。然而罪与罚来得非常紧凑,他本人根本无法弄明白自己到底应该如何选择人生道路,就走进了牢房,并很可能将在里面度过30岁前的人生。

李俊不是唯一成为罪犯的黑客。在武汉,在湖北,在中国,无数这样的青年走出校门,在网吧的一台台电脑前,其实随时有沦为罪犯的可能。这是一个家庭力量无力干预的世界,家长们在互联网上处于劣势,甚至有排斥心理。在李俊被抓之后,李俊的母亲就流着泪说,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给他买电脑。

2 网络安全需要“三公”协同

互联网是新型罪犯们的乐园、粮仓,也是传统罪犯互相勾结、联络的工具。在公安部门破获的一些案件中,就有互相连真名都不知道、实施犯罪行为前从未互相见面的团伙,他们在网上联络,制定作案计划后呼啸而来,又呼啸而散。

这给公安部门的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仙桃市公安局网监大队副指导员胡逢义认为,和互联网安全相关的,除了公安之外,还有公司的力量,以及网民自身公德心的力量。胡逢义感叹说,运营商的唯利是图是互联网安全的重大隐患。

还没有国家力量或者是社会力量从这“三公”协同的角度,来构筑一个安全有效率的互联网环境。无论如何,对运营商的规范应该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国家一些部委已经在做类似的事情。然而,能站多高,看多远,又或者说能否深入到国情、民情之中,从技术伦理和商业伦理角度立意,从兼顾效率和安全的角度立法,这关系到互联网上的长治久安。惩罚一个李俊容易,但是,冷静的思考能让人发现更大的挑战。

3“熊猫烧香”烧到警方头上

从“熊猫烧香”案的立案过程,可以管窥我们能够依赖的安全保障体系之一斑。

“熊猫香”烧遍全国,为什么是仙桃市警方率先立案?仙桃离武汉市区有一个半小时车程。巧合的是,仙桃是杀毒软件《金山毒霸》出品人金山软件CEO雷军的故乡。江汉平原上的“九头鸟”们,一向以头脑灵活著称,在信息时代他们也必将有所表现,无论正邪。[Page]

实际上,仙桃市警方立案,和“熊猫香”烧到了自己头上有关。公安局的局域网在办理第二代身份证时感染了“熊猫烧香”,同期,仙桃市的地方网站“江汉热线”也报了案。经过公安局内几番讨论,终以地级局的身份立了案。

仙桃市公安局副局长叶铁官说,当初市局犹豫过,对这样一个造成全国性影响的案件,由仙桃立案是否合适。而且,仙桃警方对能否破案,也没有绝对把握。

在这之前,一度也很猖狂的“武汉男孩”病毒早已引起仙桃市警方的注意。

一经立案,湖北省公安厅乃至公安部都很重视。案件很快被要求进行全国协作。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是国家级计算机安全管理机构。该机构也派出专家到武汉,参与案件侦破的协同指挥。

抓住首犯的震慑效果是明显的。然而,这起由中国警方首次破获的计算机病毒制作传播案,并没有完结。因为,小小的仙桃市第一看守所,关不下那么多参与到利用计算机病毒作案的嫌犯;而全国众多网监部门,尚缺乏与计算机犯罪针锋相对的某些必要条件。

打击计算机犯罪,并不缺乏有关的法律法规。只是,由于缺少相关的案例和判例,也给各地公安部门立案、办案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胡逢义说,罪犯们也很狡猾,他们把盗窃重点放在游戏账号、虚拟货币等财产属性不明的数据上,而银行卡则“不太敢弄”,因为容易引起高度关注,惹火烧身。

相关热词搜索:黑客 安全

上一篇:后博客时代:2007年崛起的十种客
下一篇:熊猫烧香作者:不是网络英雄只是网络混混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