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系的想象空间
2011-07-30 19:23:19   来源:南都周刊(转载)   评论:0

点击进入下一页

在过去几年中国互联网的又一波迅猛增长潮中,雷军是获益最多的人之一,他投资的乐淘网、凡客诚品、UCweb、多玩网、拉卡啦等近20家互联网公司,几乎每家都是所在领域的前三名,曾有媒体估算过,“雷军系”的资产总值已经接近200亿美元。

记者王宏宇摄影邵欣

“让大家失望了,根本不存在什么‘雷军系’。”北京望京卷石大厦,小米科技位于12层的办公室里,雷军双手一摊,做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坐在大班椅上,脚上一双绿色的“愤怒的小鸟”帆布鞋,一晃一晃。

这双鞋来自乐淘网。雷军从这家公司创立的第一天起,就是投资人兼董事之一。最新的Alexa排名和艾瑞咨询的调查显示,乐淘网在中国鞋类B2C网站中流量和订单数均为第一名。

乐淘网只是过去5年来,雷军所投资的众多成功项目中最普通的一个。除此之外,雷还投资了凡客诚品、UCweb、多玩网、拉卡啦、小米科技等近20家互联网公司,这些公司目前几乎全部是所在领域的前三名。其中仅凡客诚品一家,目前的估值就超过了30亿美元。

毫无疑问,在过去几年来中国互联网的又一波迅猛增长潮中,雷军是获益最多的人之一——在上述多数公司中,董事长的名字都是“雷军”。

有好事的媒体曾经估算,雷军所参与投资的资产总值已经接近200亿美元——比百度腾讯市值的一半略少,但已经接近阿里巴巴市值的3倍。而在18个月之前,投行人士估算的这个数字还仅仅是16亿美元。

“雷军系”这个名词于是由此而来,还有人把它与百度系、腾讯系、阿里系并列,称为中国互联网行业中举足轻重的一张桌子(Table)——T指腾讯,A指阿里巴巴,B指百度,L指雷军,E则是奇虎董事长周鸿祎名字的谐音。

不过,雷军个人似乎很不喜欢这个提法。“这是敌对势力诬蔑我军的干法,捧杀。”雷军说,“我其实对投资没兴趣。在那些公司里面我都不是主要控制人,只是朋友间互相帮忙而已。投资对于我来说就是玩,是交朋友。至于大家在某些方面比较尊重我的意见,那是另外一回事。”

但问题显然并非他说的“玩玩”这么简单。

雷军说做投资人的这几年里,他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怎样做一家苹果一样的公司,做一款像iPhone一样的高端手机。

“黄袍加身”

在麒麟游戏副总裁邢山虎发布那条给他惹来很多麻烦的微博之前,很多人本来已经忘记了“雷军系”这个话题。这个曾负责办公软件产品线的金山前员工,就在雷军7月7日重返金山接任董事长一事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雷总同意,我愿意重回金山打工。”

“雷总”是雷军在金山任总裁时员工对他的称呼。这个来自湖北仙桃的42岁中年人,在20年前加入这家公司, 6年后成为总经理,其间投资了当时领先的电子商务网站之一卓越网,并在4年后将后者作价7500万美元卖给了亚马逊。2007年,金山在港上市后,雷军宣布离开金山,成为天使投资人。

事实上,雷军早在一年前即已回归金山,但并未出任任何职务,只在幕后策划了金山对自己投资的可牛的收购,并在去年底政府调停“3Q大战”时担当了金山方面的代表人。但彼时已经有人提出“Table说”,认为这是作为“L”的“雷军系”在给作为“E”的奇虎360“减速”。

和一年前相比,如今的雷军显然已经更加不可同日而语。如果金山前员工,包括蓝港在线CEO王峰、暴风网际CEO冯鑫、麒麟游戏CEO尚进,甚至凡客诚品的陈年等在内,都有类似邢山虎的“老领导”情结,再加上雷军投资的数十家公司,那将形成一个足以影响数亿网民的势力集团,帮助此前困难重重的金山“华丽转身”绰绰有余。

彼时,雷军也曾在发布会上激动地表示,“我一直把金山看做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我愿意为金山赴汤蹈火……只能拼命往前冲。但具体怎么做,还没想好。”

这更激发了分析人士关于重振“金山帝国”的丰富想象——此前与雷军私交不错的盛大陈天桥网易丁磊,以及投资人蔡文胜,又将如何起作用?受此影响,金山股价在雷军回归当天甚至一度冲高12.85%。[Page]

但几天后冷静下来的雷军,似乎对这种类似“黄袍加身”的行为并不领情。此前一直以“投资人”身份出现的他,忽然出现在小米科技临时召开的一场媒体沟通会上,并以小米科技CEO的身份公开亮相。会上,他表示自己在金山的作用仅限于“保持改革开放不动摇”,未来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小米科技上。

“我其实已经没有可能做金山CEO。不管我能不能,愿不愿意,都不大可能了。”

雷军对《南都周刊》说,“以前讲的都是烟幕弹。从去年4月10日创立的第一天起,小米200名员工中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是这里的CEO。金山发布会前一小时,我还打电话通知了我们小米的每一个合伙人,告诉他们,‘这件事和以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谁是小米?

“机龄16年,一共换了53部手机,烧掉191843元!人生第一部手机是爱立信GH337,现在在用三星Galaxy SII。”7月16日,雷军忽然发了这样一条微博。微博还附了一个链接,点过去是小米科技的一个网页,可以看到这些手机的价格和图片。

“其实他还有好多没写上去。雷军其实用过上百部手机,他不好意思说还用过VETU、Prada,还有法拉利手机什么的,怕别人说俗气。”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副总裁黎万强说,雷军“平时都是背一个背包,里面起码放着8、9个手机”。

实际上,做投资人的这几年,雷军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怎样做一家苹果一样的公司,做一款像iPhone一样让人疯狂的高端手机。

“苹果手机4年前发布,乔布斯说,‘我重新定义了手机’,结果其他的手机果然就都不是手机了。到现在已整整4年过去,还是没有一家公司能够赶得上甚至接近苹果。”雷军觉得,这其中的关键点就在于苹果在30年前就是一家软硬双修的公司,有着历史悠久的工程师文化。但“软硬双修”的通才是不可能有的,而在中国的IT界,30多岁仍然在做工程师,也绝对无法想象。

到了2009年末,这个问题的答案开始慢慢清晰,那就是,也创办一家完全硅谷模式的公司。简单说,就是通过硅谷模式的合伙人制度来解决“通才”的问题,通过全员持股和扁平化,解决工程师们的激励问题。

接下来,雷军花了6个月时间来说服前谷歌中国研究院副院长林斌,同自己一起创办一家这样的公司。当时刚从金山离职的前金山词霸总经理黎万强成了这家公司的第三名员工,再后来雷军又陆续找来了微软Windows Phone的软件工程总监黄江吉,创办北京科技大工业设计系的刘德,谷歌3D街景的负责人洪锋,以及摩托罗拉中国研发中心的创办人、“明”系列的研发带头人周光平。

再接下来是一个绝对激进的管理方案:除了这几位合伙人,下面再没有设置任何职位——所有新进员工都由雷军和林斌亲自面试,确保来的人都有足够的开发经验,足够的创业激情,以及很强的自我驱动力和自我管理能力。不过即便肯出双倍薪水,这样的人在中国也不好找,于是小米后来又出台了一项鼓励措施:凡是成功推荐两人入职的,无论是小米员工还是业内朋友,一律送当下最热门的数码产品一台。

不过,即便这样,招人的速度还是太慢。之后的大半年,雷军和林斌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忙于招聘,到年底完成首轮融资4100万美元时,小米才有了56名员工,他们平均年龄是32岁,绝大多数来自谷歌、微软和金山,其中相当比例都是技术总监和项目负责人。

此时,“豪华团队”的效果也开始显现:团队花一个月时间做的练手之作“小米司机”一炮而红;基于安卓的第三方操作系统MIUI开始每周稳定更新; 11月开始立项的手机端SNS应用米聊,也在12月23日发布了多平台版本;周光平带队的小米手机硬件团队,也悄悄开始动工。

7个月后,MIUI社区的活跃用户超过了30万,每周末升级一次,粉丝们翻译了24种语言版本,建立了10个不同语言的民间网站。米聊的实名用户突破了300万,小米手机则做出了第一版的工程样机。

雷军把小米现阶段的产品聚焦在三个核心:MIUI、米聊和小米手机。作为某种取舍,“小米司机”被果断停掉。“这是一个千万美元级的项目,但我们的目标远比这大得多。”黎万强说。[Page]

这也没什么可惜。一位小米的投资人告诉雷军,他们跟苹果高管交流过,后者认为他们是唯一可能的全能型竞争对手,可能会产生在中国这个有一定封闭性的,非定制的大市场。雷军则回应说,小米还需要5亿—10亿美元的现金,“全球500强是那么容易做的吗?”

竞合之间

在小米逐渐浮出水面的过程中,“雷军系”以及它的对手们,也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雷军说,创办小米时,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人的问题。“我的子弟兵都在金山,但我是金山法人主要股东,绝不能挖金山的角。”尽管后来人员的增长相当程度上是通过挖角其他公司解决,但记者还是在小米见到了众多金山前员工的熟悉面孔。而在一些论坛上也有金山内部员工抱怨,雷军重返金山后的转型调整,正在令一些业务陷入“动荡”。

如何与新的手下尽快取得共识,也是个问题。“有些人对我们提倡的6×12小时工作制很反感,我参与了很多创业公司,其实这不是一个非常疯狂的标准。如果你选择一家创业公司,连这个标准都达不到,那一点戏都没有了。”雷军说。

雷军并不觉得这对于小米是个问题。“前几天一个刚来我们这里的微软技术‘大牛’,还跑来说,微软几点上班,几点下班,小米也这样行吗?别人创业可不是这么干的。”

也有一些曾经的“朋友”因利益冲突远去,却无法通过沟通解决。早在去年底小米手机仍未公开之前,自有品牌手机魅族的CEO黄章,就在魅族官网上发帖称,后悔此前“毫无保留”地与雷军交流过魅族的一切,包括魅族M9手机的UI文档等。“MIUI伪装成民间团队很过分,请不要在论坛发MIUI的话题。”他在帖子中这样说道。

但上面这些似乎都不是什么大问题,让雷军最头疼的,还是似友似敌的腾讯。尽管对金山前高管将部分股权转让给腾讯表示理解,“市场中的买家就是那几个,我无权干涉大股东把股权卖给谁”,但雷军还是很在意腾讯入股金山带来的威胁。事实上,他在宣布接掌金山董事长的前一刻,仍在努力说服两位大股东,将剩余股权与投票权冻结三年,全权委托给自己,保证自己仍是金山最大的股东。

现在,他的新事业小米科技已经明显感受到来自腾讯紧跟战略越来越大的干扰。“市场不给我们封闭推广的机会——因为腾讯在那里。”腾讯紧随米聊之后发布了微信,紧接着又赶在米聊推出视频功能之前发布了微视。

“腾讯加入这个市场后,我们需要用不同的应对方法。我太了解腾讯有多强大了。”雷军说,“不为人知的时候,我们本可以定一两年的长远目标,但现在必须把眼前放在第一位,每一步都要领跑腾讯,把主动权牢牢控制在我手上。如果它以模仿我为主,那么我就要快。3年后看它还跟不跟得住。”

而他之前对“雷军系” 概念一直否认的态度,现在似乎也有些动摇,“这一星期的事情,大家都还没有完全消化。”雷军说,“合作的事情都要基于商业原则。有这个必要吗?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腾讯也在变,3Q大战之后的腾讯变得更open,也在注意生态链和共赢。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凡是想独霸市场的,最后都失败了,这是规律。”

但这似乎也并不意味着,“雷军系”已经取得共识成为铁板一块。几天前,有消息人士透露,小米手机将通过凡客诚品首发,同时也成为凡客诚品销售的第一款数码产品。雷军拒绝对此作出评价,截至发稿,记者也未能从凡客诚品得到肯定的答复。

乐淘网的毕胜则对此并不避讳。7月18日,他在乐淘的新品Reklim潮鞋发布会上对《南都周刊》表示,“我和雷军、陈年都是好朋友。雷军上周就这件事(指在乐淘销售小米手机)找过我,但我拒绝了。乐淘现阶段还是要把精力聚焦在鞋品上。”

相关热词搜索:雷军系

上一篇:卫报评100位最具媒介影响力人物:扎克伯格居首
下一篇:史玉柱:一般人都认为我坏(图)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