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互通取证要有新思路
2006-10-18 17:15:13   来源:人民邮电报(陈小龙)   评论:0

   互联互通这个世界性的难题几乎成了电信行业的痼疾。电信监管机构对互联互通所做的行政处理行为往往显得软弱无力。因互联互通而作出行政处罚的,在全国范围内也是凤毛麟角。

    究其原因,无非在于互联互通的复杂性以及证据获取的高难度性。就算找到相关证据,但因很难找到非常直接、确定的证据来证明,因此对方必定矢口否认。因为,互联互通中的问题绝大多数出于人为因素。企业之间为了限制竞争对手的发展,往往在互联互通中人为制造障碍。而这种人为制造障碍的手段极为隐秘,而且不留痕迹。监管机构对付人为制造互联互通障碍就显得束手无策了。而企业为了抑制对手发展或是其他目的,采用人为手段阻碍互联互通也就更加肆无忌惮。

    企业人为制造障碍惯用的手段无非就是在一个特定的时间段,通过软件修改数据或在机器设备上做手脚,致使该时间段网间不通、不畅。而这种数据的修改或人为做的手脚很容易恢复,且不会留下任何证据。因此,监管机构对这种情况造成的不通、不畅或接通率低的问题很难证明是其中一方网络的原因。笔者以为,这种困难并不意味着监管机构无所作为。出现联而不通或接通率低等互联互通问题,一般有两种原因造成:一是客观原因,即因机器设备本身或传输线路的自然故障造成的。这种故障一般很容易发现和排除,因为互联双方都会积极配合去排除故障;二是人为因素,即人为做手脚,设置障碍,妨碍互联互通。而第二种情况占整个互联互通障碍中的80%~90%。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作一个换位思考:假设有一方人为设障妨碍互联互通,既然我们很难证明互联障碍是设障方网络原因,那该网络方肯定也很难证明该障碍并非其网络原因。这种思考方式的价值就在于:既然我们找不到直接证据证明互联障碍是哪一方网络原因造成甚至是人为故意设置的,那我们就找相关证据来排除其中一方网络有障碍的可能,从而推论是另一方网络原因甚至是人为因素造成的。若对方否认这些证据的推论结果,那他必须出具充分的证据来推翻我们的证据。而这种推翻我们证据的证据是很难甚至是不可能找到的。这种排除一方网络有障碍的证据相对来说容易获取,而且受害方会积极配合。这种证据主要有:拨测结果、交换机或传输设备的数据记录、7号信令的跟踪结果、用户的话费单、相关当事人的证人证言、信息产业主管部门正在建设的网间检测中心的检测数据和结果等等。

    这种论断是否具有法律依据?答案是肯定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十七条规定:“在不受外力影响的情况下,一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对方当事人明确表示认可的,可以认定该证据的证明效力;对方当事人予以否认,但不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进行反驳的,可以综合全案情况审查认定该证据的证明效力。”由此可见,只要监管机构收集到相关证据排除互联障碍是其中一方网络原因,且排除是客观障碍造成的,从而推断不联不通或网间接通率低是由于对方网络造成的。对方若未人为设置障碍,一般很容易拿出证据来证明责任不在己方。若是人为设置了障碍,则提出责任不在己方的证据很难,甚至几乎不可能。但是,笔者必须指出的是:这样做并非是改变现有的行政诉讼法所要求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举证责任仍在行政机关(即被告),只不过这种思维模式的结果是将监管机构举证的焦点转移到比较容易实现的地方。从而将互联互通取证的难度降低并变得切实可行,为监管机构监管互联互通工作提供更加便利的手段和可行的理论依据。当然,监管机构在采用“排除——推论”这种思路的时候,同样必须获取充分的证据,否则就违背了依法行政的基本原则。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高法官员详解审理破坏公用电信设施司法解释
下一篇:国外互联互通争议解决机制对我国的启示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