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网络传播版税:好莱坞编剧们的痛
2008-03-05 04:50:25   来源:电子商务法律网(张晔)   评论:0

    春节刚过,新闻迭出。其中不乏具有轰动性的热点,如“广电总局声称视频网站国有化仅针对新生企业”,“全国首例因‘深度链接’提供***影视作品被诉”,“枪迷涉嫌非法网上买卖枪支罪被提起公诉”……等等。其中有一条来自国外的新闻很耐人寻味,即美国好莱坞编剧们的罢工宣布结束。本来,好莱坞编剧罢工或者结束算不得什么大事,也没有多少新闻价值,只是编剧们中止罢工的原因富有戏剧性——影视编剧就结束罢工与“美国影视监制联盟”达成的协议是:任何要在网上播放的节目,“责任编剧”都可以分到一定数量的费用,并可以分得发行商总收益的若干百分比。换句话说,编剧们可以获得其作品的网上传播的“版税”,而不仅仅是原来的创作版税和电视台播放的抽头。美国毕竟是美国,在这个回归了正路的纯粹商业社会,利益依然是永恒的主题,并且要以赤裸裸的形式表达出来。这其实是符合现代市场经济精神的:在合法的前提下,争取自己应得的利益,不但无可厚非、还应大力提倡,尤其对于缺乏现代商业精神熏陶的国内人众,更应以此作为示例大力推广。恐怕这也是这个本来不应成为新闻的事件受到舆论关注的原因之一。

  美国好莱坞编剧的罢工与中止,凸现出信息化时代作品传播方式改变引发的利益冲突问题,用法学的术语说,是“信息网络传播权”实现过程中的收益分配明确问题。最鲜明的解释可以从国内一则对该事件新闻报道的“记者手记”中看出来。这则“记者手记”称:早在1988年,好莱坞曾发生过持续22周的编剧罢工,目的是希望从家庭录像带中收取一定的版权报酬。这一次,则是编剧们希望从其“创作”的影视作品数字方式发行中收取一定的报酬。二十年间,手段是一样的,目的是一致的,结果竟也惊人地相似……我们来看:二十年间两次罢工只涉及一个问题——随着作品传播方式的改变,权利人要求新的传播方式下产生的收益。著作权法的原理告诉我们,作品只有在传播中会产生经济利益。而法律只规定出作者享有获得报酬的权利,不可能规范出获得报酬的作品传播方式。在利益面前,任何参与者都很难坚守诚信的道德底线,这并不违法,更何况通过信息网络传播作品的收益所得分配目前尚在讨论中,特别对于影视作品、对于以工业生产方式生产电影电视产品的美国好莱坞,编剧的工作是“雇员作品”(职务作品)还是独立创作,似乎没有人在意过。这也就为编剧们争取信息网络传播版税留下一个伏笔。

  在这个事件中,编剧们沿袭了1988年的作法,取得了如1988年一样的“胜利”,套用法学教育中两大法系中英美法系“判例法”的解释模式——这一次编剧罢工是有例在先,依照英美法的传统,胜利在意料之中。从事情的一般逻辑看,编剧们要求获得信息网络传播版税收益或者由其编撰的影视作品通过信息网络传播而产生的收益,也是合情合理。与好莱坞所谓影星和导演们动则数百万美元的天价片酬相比,编剧们通过罢工换来的信息网络传播版税,不过是影视作品通过网络或者数字存储方式发行的一点“提成儿”而已,从任何角度都说得过去。信息网络传播权早在1996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通过的两个条约中就已确认,美国政府在1998年发布的“数字千年版权法”(DMCA)中也确立了信息网络传播权,因此,编剧们的要求是“有法可依”的,只是编剧们要解决好由其编撰影视作品著作权明确归属的问题,否则拿没有权利的作品跟别人分版税,最终只能是自食其果。

相关热词搜索:网络法

上一篇:虚拟财产也是“财产”的法律认定
下一篇:保障信息安全法律规制的作用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