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信息化立法的基础和时机
2008-03-05 04:57:54   来源:电子商务法律网(如实)   评论:0

    岁末年初,国内竟然有多部信息化方面的法规出台或施行,尽管这些法规或者是地方性的、或者是国务院机构下发的行业管理的规范性文件,对于相对保守和谨慎的立法工作而言,却可说是“蔚为大观”。

  首先是《北京市信息化促进条例》在2007年12月1日正式实施,其次是《天津市信息化促进条例》从2008年起实施。2007年12月下旬,《广东省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审议并获得通过,这是针对信息安全的第一部地方性法规。2007年12月底,信息产业部和广电总联合发布了《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的部门规章(文件),旨在对基于信息网络的视频信息进行规范。2008年1月2日财政部、民政部、体育总局等三部委联合下发通知,强调禁止彩票机构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此外,商务部官员透露商务部制定的《促进流通领域电子商务规范发展的意见》已多次征求意见,即将发布……

  立法立规,在法治环境下,一向是谨慎而严肃的事情。一部法规的出台、一个规范性文件的实施,要进行大量的研究,反复论证,仔细推敲。这是因为法律意义上的“规范”,面向特定群体或者不特定群体,都必须考虑实施的成本、后果和救济等,否则或成为一纸空文、浪费社会资源,或产生不良后果、出现“恶法”伤人的情形。这种情况的出现,决不以制订者的初衷为转移或改变。

  纵观这些法规,几部地方性法规值得一提。北京市和天津市促进本地信息化发展的纲领性规范,都以地方性法规的效力层级出现,在国内,立法次序上分别位列第三(天津信息化条例)、第四(北京信息化条例),这是指省级地方立法。广东省的信息安全条例,在国内也是比较领先的,在地方性法规这个层级,信息化方面的立法广东省走得一直比较靠前,这与广东省经济发展一直走在全国前列、现代技术的使用也广泛有很大关系。北京市和天津市的纲领性、综合性信息化促进法规,内容有所侧重、范围也有差别,但要规范到一个地区的信息化的整体进步,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两步法规在目的、主旨、操作性、立法技术方面都颇有可圈点之处。广东省的信息安全法规同样值得赞赏。

  与地方立法相比,几个国家部委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侧重在行业和系统内的规则上。在信息化时代,“行业”和“系统内”的界限其实已经十分模糊。原因在于信息化是整个社会发展的方向,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会涉及到信息化的内容,不是某一个行业或者某一个领域内可以独立出来或者分离出来的,相应地,对某一个行业的行政性规制就很难把握好界限和尺度。前述《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和禁止彩票机构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通知在广受关注、争议之声四起,就是这中行业内或系统内行政规制难以把握的注脚。至于用一两个部门规范性文件规制电子商务行为,则在理论和现实方面都存在很大的矛盾。

  信息化方面的立法,既要有经济发展水平和信息化应用程度为基础,这是为客观规律所决定的;又要切实把握好时机,真正发挥上层建筑的反作用力,促进信息化的发展。一时、一域的规制,除了非理性的冲动和“门户”之见外,遗憾无穷。而冲动和条块分割,是任何领域立法的大忌。

相关热词搜索:网络法

上一篇:首例个邮泄露案:意料之中 情理之外
下一篇:web2.0版权研讨:从登记到认证

分享到: 收藏
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